选择分类

一生香随

2016-01-11 00:00:00   浏览: 1554次   栏目:员工风采
  

  大抵记不起,是何时踏进香水这个大坑的。如果非要刨根问底起来,大约儿时就有这方面的苗头。在我深远冗长的记忆里,香水是儿时铅笔盒里的香豆,是母亲胭脂水粉的香甜,是爷爷发丝上的烟味,是大雨滂沱后山间的氤氲。随着年龄的增长,把香味的记忆给予了香水。

  “月光光,秀才郎,骑白马,过莲塘……”这首童谣在儿时哭闹的夜晚,外婆不知吟唱过几遍。拉着外婆那有些硌人的手撒泼耍赖,不肯去幼儿园;夜晚,天上繁星点点,庭院里闯进了萤火虫忽明忽暗,小小的人儿追的不亦乐乎。“累的满头的汗,过来外婆给擦擦”掏出洁白的手帕,细细地擦着脸上的汗水,手里的蒲扇慢慢的摇着,树袋熊似的趴在外婆身上,闻着那身上淡淡的皂香,做起了香甜的梦。这便是我与外婆最美的记忆,那香气是我唯一能找回的记忆,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喜欢香水的原因吧,每一种香味都有它的故事,它的灵魂,在找寻香味的路上,找回遗失的美好。

  小时候爷爷家的院子里,种着各式各样的花,小小的人儿常伴花下玩闹,爷爷爱花惜花从不允许我攀折。一季季的花期开到荼蘼,与我而言香水就是花魂住进了精美的瓶子里,倩影长留人间。拈一枚青青的长叶,采一片花香,握一手的温柔,一任花开花落,重逢,无需再等待下一个轮回,开启一瓶香水,便是又一次在红尘中相遇。

  在刚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我意外的收到同事出差带回来的四瓶香水小样,我把这个界定为推我入香坑的第一大魔掌。那精美有样的小瓶,打开的一瞬间,我仿佛嗅到这世间所有的美好,从此便跌入香坑万劫不复;享受着“久坐不知香在室,推窗时有蝶飞来。”的喜悦心情。自此,工资的一大好的去处,都给了它;私心想着如果能遍闻世间所有香气,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我想,香水于我的意义,大概就是让我在庸常卑锁的生活里,在循坏往复的奔波和无可名状的无奈中,偶一回头,便能遇见一个异彩纷呈的世界。

返回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