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分类

刘公岛游记

2015-07-27 00:00:00   浏览: 1647次   栏目:员工风采
  

  来过威海必定要去那刘公岛看上一看,就如那旅游宣传语一样,“刘公岛不只是个岛”,因为一场战争使它曾经成为了世界的焦点。

  伴着和煦的海风,我踏上了开往刘公岛的船。湿润的海风夹杂着咸腥的海水铺面而来,充斥着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我既兴奋又好奇的遥望着远处的海岛,那便是刘公岛呀!岛距离码头并不是太远,航程十分钟左右,远处的海岛已清晰可现,远远望去便知岛上树木葱郁,海鸟在空中追逐盘旋,海面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点点,好一副美不胜收的景致!又行了不一会儿,便看到了岛的尽头伫立着巨大的人雕。看其形,似清代军官,手握单筒望远镜,飘飘的长袍,注视远方,不需多想,这便是大家的甲午英雄邓世昌。

  神游回想之间船已靠岸停下,出了码头大厦,便有一条大道,横贯岛东西,道旁花团锦簇,道名丁公路,丁公便是水师提督丁汝昌了,可想甲午的烙印在刘公岛处处可寻。看过旅游地图,大家便往甲午战争博物馆寻去,里面是根据当年北洋水师的样子修建而成,行走于园中,想象着当年中国第一支水师,就是在这里守卫着这片海域。博物馆的最后,也就是最深处,存放着当年甲午战争中定远舰的遗骸,抚摸着那巨大的船锚,看着船身上斑驳的铁片,心中的热浪久久不能平息。

  出了博物馆往东走,便看到来时在船上看到的人雕,走进可以看见海魂这两个大字,默念这海魂二字,这蔚蓝的海底埋葬着多少英魂。雕塑的下方是用铸铁造就的模拟了海浪的形状,上方就是邓世昌的石雕,巍巍壮丽,却有一种遗世的苍茫。

  走进馆中,馆里弥漫着沉闷和压抑的气息。迎面看见的那副对联:“万里天凤永靖鲸鲵波浪,三山海日照来龙虎云雷”衬托在残炮哑弹锚锈间,显得是那么的寒酸。馆里尽是甲午海战的珍藏,还详细的描述了当时的中国与日本之间的差异。我的脚步变得很慢,每走一步都是深刻的震撼,是对这些英魂的尊崇,也是对那时落后中国的悲哀。依稀可以看见,激战中的弁勇们刚毅的眼睛里除了喷出了杀敌的怒火还流露出了对身边那些当权者的忿恨。他们到现在都不明白,他们拥有7335吨,305毫米大炮的德国造铁甲巨舰定远、镇远率领下的北洋水师,竟然被以4278吨的松岛号为旗舰的日本联合舰队打的落花流水。他们不明白,他们北洋水师有着绵密的防御体系,强大的火力掩护,且以逸待劳,却被劳师远袭的日寇消灭殆尽。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问,世界问,国人问,也许,这是一个永远没有答案的答案。

  我徘徊于岛上,任思绪跌宕于黄海潮汐的起伏。“刘公岛不单单是个岛”。那又何尝不是一面历史之鉴。只愿伟大的祖国越来越好,好抚慰那些遗葬海底的英魂。

返回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