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集团304,永利集团304com手机版

手机版进入福瑞达社区

员工风采永利集团304 > 企业学问 > 员工风采

也忆江南

发布时间: 2016-12-27 13:33   来源:明仁福瑞达 李艳   浏览次数: 2302 


这个小城最近总是下雨,到处都是淅淅沥沥的声音。它像是催眠的曲子,让我坐在窗前发呆的时间长了许多。

10年之前,同样的雨,我坐上了南行的列车,去了乌镇——那时我22岁,第一次江南之旅。看过书卷上的江南,一曲“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更是令人神往。可是唯有亲临,才真正被那梦中的一切震撼。

撑着伞,踏上完全由青石铺就的巷子,两旁都是木质阁楼,低矮的檐向前探着,凝望我这个陌生的旅者。我感觉到空气的温润潮湿,里面有油墨的清香,让我不敢放纵呼吸,生怕把它吹散。

找了一家临着大运河的客栈,放下背包,踩踩脚下的木板,那油漆的斑驳处发出咿咿呀呀的声响。推开窗,狭长的河跃入眼帘,河水缓缓流淌,载着诗的忧郁和历史的沉重,看过让人的心也静了几分。有几只乌篷船在岸上飘荡,船夫沐在细雨之中,神色悠闲。

简单收拾,我便迫不及待的出了门。乌镇并非景区,游人寥寥,当地人又大多在外乡谋生,所以目光所及就没有几个人。这正随了我的心意,一个厌倦繁华喧闹的旅人,是不想与人摩肩接踵的。

细雨还在下,从塞北到江南,好像一刻都没有停过,给眼前的宣纸画抹了一笔淡淡的青色,朦胧了眼睛,也让数百年前存在的一切重现了往日的神韵。我清楚这样的气息,只能用心去感受,宛如打开泛黄的画卷,去抚摸画上处子掌心的一点朱砂。

转过巷角,是一条蜿蜒的小河,清浅见底。河畔俱是民居,不似北方的红砖青瓦,一律用木筑起,虽然低矮,但别有情致。木窗临水,窗棂上漆已剥落,留下风雨的痕迹。有老人打开窗,我就闻到一缕淡淡的檀香。她凝望着悠悠的河水,浑浊的眸子也变得清澈。她似乎看到鬓贴黄花,头顶红纱的当年,听到响亮的唢呐还回响在长长的廊间。一瞬,她眼中笑意嫣然。

借只乌篷船,撑起约一丈的竹篙,桨声水影飞转,穿过几道低在河上的拱门,空间忽然深远。垂手掬起船边的水草,湿滑又透着几分暖意,许是江南的心事。

再次踏上青石,一家门面不大的古玩店已近在眼前。我捏着干瘪的腰包,赧然走了进去。案几上青瓷、木雕、玉器、笔砚琳琅满目,但吸引我的却是挂在角落的一幅工笔。那显然是没有完成的作品,画中没有芭蕉骤雨,也没有门环铜绿,只是孤零零一个女子,腰身婀娜,相貌清冷,不沾一丝烟火之气。遗憾的是,编辑并没有点睛。店主是一个年逾六旬的男子,他说这是他自己的东西,绝不出让。挂在店中,只是因为他平日就住在这里,要与之为伴。我情知这画中必有一段缠绵的过往,也不便多问。不料在经年之后才明白,那幅画原是用血泪和痴狂凝成,或许老人要尽一生追忆,死而不悔。那位老人我连容貌都已记不起,却已在心中引为知己了。

走遍乌镇,已经入夜,没有街灯,但不让人有一点惧意。民居里早已点起灯火,淡入微黄的月色,唱出呢喃的吴语。这又许是江南的魂在吟诵清雅的诗篇,伴我前行。我侧耳聆听,似有还无,疑是梦中。

多情的我溶于多情的江南了,雨中的追忆有恍如隔世的感觉。多年之后,我忘记了许多,记起的或许只是一个梦吧。

梅子青时淡煮酒,饮去江南许多愁。

愿引狼毫点丹凤,执子之手话小楼。





经营许可证:370000001802 鲁ICP备11018970号 版权所有:永利集团304com手机版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885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